幻想世界_一个星空一个幻想
首页
注册

后花园里的假山-尼尔逊-故事文摘

科幻世界
精美科幻
1970-01-01 00:00:00
» » 后花园里的假山

作者: 尼尔逊 | 2019年10月29日 | 分类: | 评论: 0 | 浏览:

  纪崴译

  “一个星球都没有!”

  奥索夫从射电望远镜下面抬起他红润宽阔的面孔。“贝特宙斯附近,一个星球都没有!”他浓重的爱尔兰口音的声调里充满了失望。

  弗里尼,那个黝黑的意大利人,象猫一样,抗着火箭的引力,站起身来。“你……你究竟看清楚没有?”

  “当然看清楚了,”奥索夫狠狠地说,“清楚得就像我知道诺德安祖母的身世一样——她是新墨西哥州荒凉贫穷小村的卡芒奇族的一个印地安女人。”

  诺德安是个有四分之一黑人血统的印地安人,在驶往红巨星贝特宙斯的黑马号火箭船上,他是年纪最大的船员。他没有说话,坚韧的褐脸毫无表情,好像根本没听到奥索夫的侮辱。他很清楚在空间火箭里住上四年需要多么大的毅力……而且从贝特宙斯回到地球,也需要四年之久。虽然黑马号火箭的速度已经超过光速,但仍然需要这么长的时间。不过,奥索夫并不是有意侮辱他的,很可能是他过于失望的缘故。

  “再试试看,”第四名船员说。他是德国人,名叫柯尔,脸上棱角分明,但并未流露出任何激动的神情。

  “有什么好试的?”奥索夫虽然名为这群冒险家的船长,但他最沉不住气。“我们绕着红巨星转了整整一圈,连一个星球的影子也没看见。走六百光年跑到这里,每找到一个星球就可以拿到一千万元的奖金——现在一切希望都成了泡影。”

  他瞪着另外三个人,他们没有表情的面孔使他更为恼怒。确实,不论在地球上还是在太空里,冒险总带有碰运气的性质,可能成功,也可能失败。但奥索夫火烧火燎的爱尔兰性格,经常使他不能自制而大发脾气。

  有一小会,谁都没有讲话,大家都在默默地想着回去的漫长路程。他们望着火箭船的窗外,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,巨星贝特宙斯象一座火炉,在黑夜里燃烧。火箭船的光磁引擎用四分之一的推力,推动黑马号沿着椭圆形的轨道环绕巨星旋转。引擎轰隆轰隆地响着。在右侧远方的黑暗里,有一颗肉眼几乎看不见的光点——那里是太阳系。

  火箭船是巴拿马宇宙贸易公司的。公元2088年双重相对论的伟大发明,终于使人能够以超过光速的速度在宇宙里航行。在那以后十年之间,类似巴拿马宇宙贸易公司的跨星公司,如雨后春笋,纷纷出现。太阳系里所有其他的星球都已开发完毕,于是地球上各国便把注意力转移到邻近的星系。各国都悬赏巨额奖金,鼓励冒险家发现新星。因此,他们四个人下了决心,经过四年的跋涉,来到贝特宙斯。想不到苦熬了四年,经过无数次陨石雨、电磁风暴、中子风暴……到头来竟一无所获!巨星贝特宙斯周围,居然一个行星都没有!四年来的幻想化为乌有,最镇静的印第安人诺德安的脸上,也不禁显现出失望的神情。

  “你来看看,”奥索夫对柯尔说,使劲用脚踢了一下射电望远镜。“我已经看腻了,”

  他沮丧地坐在火箭船的电脑旁边,狠狠地说,“他妈的!白走了六百光年,连一颗行星都没有找到!”

  柯尔弯下身,凝视着射电望远镜。诺德安和弗里尼怀着一线希望,静静地站在他身后。奥索夫轻蔑地吸着鼻子,冷冷地看着柯尔转动望远镜。

  印第安人诺德安望望宙外火红的巨星。千万年来,它不断散发出光和热,然而全都流入虚无,连一个有生命的星球也没创造出来。为什么?诺德安的印第安天性,使他不禁产生了怀疑。在他看来,每颗太阳都有如神明。为什么这个火红的巨星之神单独在太空里存在而没有生命对它膜拜?为什么没有生命在它的光芒照耀下出生、成长、死亡?

  “船尾出现了星球……左侧三十度,”柯尔沉静地宣布说。

  “什么?”奥索夫大为惊奇。“怎么可能呢?即使星星再小,也会早就发现的。”

  柯尔站起来,冷冷地说,“你自己看吧!”

  奥索夫双眼紧贴望远镜,看了又看,最后终于揉揉眼睛说:“对……是有一颗行星。有大气层、云层、海洋……什么都有!我怎么会错过它?……真是……人。”

  他感到很不好意思。然后其他人逐个从望远镜里观赏那颗星星。它象一个小小的圆盘,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闪闪发光。一颗活的星星。它象一个硬币那么大,显然距离非常遥远,但它确实是个星球。上面还有大气层!真是难得的有价值的东西!

  “一千万元。”意大利人虔敬地自言自捂。

  其他人点点头,抿紧嘴唇,好象猎人发现了正在接近的猎物一般。

  现在必须飞近那个星球,用仪器进行例行的测查——空气、水、地质、矿物成分等等。然后他们就可以回家领取奖金。紧接着,巴拿马贸易公司的船队就会来到这里,镇压消灭当地的土著,开采这个星球上的矿物和稀有金属。过上十年,公司就可以分给股东一份厦厚的红利!

  黑马号火箭船调转方向,向新发现的星球驶去。根据目测,星球约在数百万英里之外。但是雷达仪上的警告信号灯亮了,航线上出现了障碍物!反向火箭立即自动点燃,火箭船陡然减速。幸亏刹车的冲力为火箭的反引力场抵销,众人才幸免了一场灾难。

  是陨石吗?他们凝视着雷达荧光屏,那颗星球在火箭船的正前方,悬挂在空间,距离仍然象十分遥远。而且除了那颗星球之外,别的什么也没有。

  “可是……”奥索夫惊奇地张着嘴。好一会他们才意识到事情的真相:警告信号灯是因那颗星球而发亮的。他们差一点撞上那颗星球,倘若真的撞上……。

  “它离我们最多六百公尺,”诺德安小声说。“它真正的体积,跟荧光屏上的差不多一样……”

  “直径最多十公尺!”柯尔用仪器测量出星球的大小。“嗯,刚好十点二公尺。”他再次表现出他那德国人实事求是的脾气。

  “不可能,”奥索夫低声说。“你们看!……看那些晶体……那是城市,我的天!还有那些白线,那是道路!还有方块的田地!直径只不过十公尺大小的星球……”他惊楞得说不下去了。

  “如果这个星球上生物的大小,跟我们自己和地球的比例差不多的话……”柯尔很快计算了一下说,“那么他们只有二千分之一厘米高!”

  他看看别人,冷淡的眼神里闪烁着笑意。“这些生物就象细菌那么大……象伤寒菌、霍乱菌或肺炎菌那么大!”

  “你说星球上活的是伤寒菌吗?”诺德安颤抖着长满青色短髭的下颚。

  “也不能说是细菌,”柯尔笑着说。“细菌不会建造城市,也不会耕种土地。不过,这问题没有多大意义,因为……”

  “因为这颗侏儒星球一点价值都没有!”奥索夫大声说。

  “对我们是没有价值。”印第安人诺德安补充说。诺德安凝视着飘浮在他们面前的小世界,它象一只蓝色的蝴蝶,也许是造物主创造天地时偶然从指缝间溜出来的玩具星球。

  “是的。”奥索夫本想再奚落诺德安几句,但他突然眼睛发亮,改口说,“不错,巴拿马宇宙贸易公司决不肯为此付一分钱。但是……如果我们把小星球卖给伦敦天文物理博物馆呢?”

  “好啊!”弗里尼大声喊道,“玻璃瓶里装上活生生的小世界……一定会大为轰动!大家都会来看。博物馆一定会付一千万元把它买下!”

  “想快去拿太空服!”奥索夫发布命令,眼睛里闪着火光。“穿好太空服!把磁力起重机带上。二号氢气舱是空的,我们可以把小星球养在里面。氢气舱密封很好,小星球的大气层不会流散。”他一边说着,一边戴上了头盔。

  “太好了!”柯尔微笑着说。

  “一千万!”弗里尼又喊着说。“一千万……只要我们能把小星球上的微生物活着带回地球!”

  他们进了密封舱,打开火箭舱的舱门,利用氧气枪的反射力飞离火箭船。柯尔总是非常镇定,他不曾忘记带上一具显微镜。

  印第安人诺德安最后出来,他一直没讲话,冥思苦想,内心充满了恐惧。几十亿,他想,那小星球上面可能有几十亿的生灵。母亲还在给孩子擦脸,船员正在海上航行……然后……天空中突然出现异象……庞大的阴影,宇宙的巨人……

  他们在太空里向小星球游去。四个身穿臃肿的太空服的冒险家围住小星球。他们的阴影覆盖着山川和海洋。他们指着小世界,通过无线电对讲机大声谈笑。

  “小人国,”弗里尼喊道,“真正的小人国!”

  小世界浮游在他们贪婪的手掌之间,仍旧沿着它的轨道朝红巨星旋转。但它决不是无生命的小行星。它的四周笼罩着一圈大气层,上面有山有水,还有绿色的原野。它是红巨星的小儿子,它是一个栩栩如生的微笑着的星球。

  “简直象袖珍地球,”柯尔喃喃地说。“也许地心引力不同。但它确是宇宙里最独特的小世界……”

  诺德安注视着小星球,吞了口唾沫。他看见小世界日夜交替,冰雪覆盖的山岭象宝石一样闪闪发光,淡灰色的海洋反射出红巨星的光芒,陆地上城市星罗棋布,如奇形怪状的晶体,蜿蜒曲折的河流,漪光闪闪的湖泊……小星球显然经过了千万年的变迁,但仍然充满了生命,显得年轻而健康。

  “放它去吧!”印第安人的迷信心理压倒了他的贪念。“这是他们居住的世界,他们也是一个种族,很可能跟我们一样具有灵魂。”

  “灵魂?”爱尔兰人奥索夫咕哝着,“细菌会有灵魂?算了吧,我去把磁力起重机拿来。”

  他游回火箭船,火箭船的船壳在红巨星的照耀下闪烁着光芒。在他身后,氧气枪喷出一道道白线。

  “看,那些城市里到处都有生命!”柯尔通过显微镜对小星球的城市仔细观察。“小小的黑点……他们显然害怕极了……恐怕正引起巨大的恐惧。他们一定看见了天上的我们……”

  他仔细地一处从观察。如鱼鳞般微小的帆船,黑线般的堤坝,绿色的丛林……象显微镜下一滴水里的东西一样飘过他眼前。一大堆生命,逃跑、挣扎、死亡……

  蓝色的小星球继续静静地沿着轨道运行,他们跟随在四周,并没有对它的运行注意。柯尔保持着科学家的高度冷静,注视着小星球上面山岳的震颤,海水的沸涌。他笑着说,“我们的质量改变了小星球的引力平衡,小星球上面地震了!等我们停止小星球运转时,一定会有几百万生灵死亡!”

  奥索夫拿着磁力起重机游回来。他游得很快,像自由泳似地绕着小星球转。起重机后部拴着特制的绳索,连到火箭船上。他逐渐靠近小星球,宛若神话世界里的巨人。

  “这家伙!”意大利的弗里尼喊道。“那些细菌会怎么说呢?一定说天上出现了怪物。父母可以用这个来吓唬小孩。奥索夫出现,孩子就不敢啼哭。”

  柯尔笑了。他的声音颤抖,有—种奇特约紧张意味。

  “我看到他们了!至少有好几百万,都跑出来了。他们一定以为我们是手持火焰宝剑的天使,世界的末日就要来临!”

  “哈,”奥索夫大笑,放开了绳索。“末日审判的天使。不错嘛。我们一辈子还真难得当一次天使。”

  他们为此陶醉了。他们是天外飞来的神明。他们手拉着手,绕着小星球游动。连诺德安也浑浑然忘乎所以。他们喷着氧气枪,胜利地绕着小星球旋转,越转越快。他们又喊又叫,纵声大笑。他们是宇宙里的巨人。他们的手足触及小星球的大气层时,就造成飓风,袭击海岸和城市。他们的举手投足,都会使小星球上的千万人死亡。

  “别闹了,别闹了,”诺德安抽回手,突然想起了遥远的过去……他的老祖母曾指着颓废的印第安村落上空的星星,以苍老颤抖的声调对他说,“记住,宝贝,每颗星星都有灵魂,都是神的使者……”

  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,小星球仍然勇敢地旋转运行。两极散发出极光,云雾变成雨水降落。它展开银色的大气层之翼,继续赞颂造物之神,继续创造生命,尽最大的努力保卫自己。

  “不要动它!”诺德安朝着无线电对讲机轻声说,“你们难道不明白吗?……小世界是神圣的。它是生命之门中透出的一线光明。如果我们偷走小星球,一定会遭受严惩。也许有人会到我们的世界上,就如我们现在到这个小世界上一样……”

  他的话引起一片笑声。

  “为了一堆细菌而大惊小怪!”奥索夫笑得喘不过气来。“它们不过是手巴掌上的尘埃。只有迷信的印第安人才这样紧张。”

  奥索夫拉住绳索。

  “看好了!看我轻取它一千万赏金。”

  他推动磁力起重机。起重机的铁钳分开,象蟒蛇张开的血盆大口,咬向旋转的小星球……

  黑马号火箭船朝着地球的方向疾驶。地球是宇宙另一端的细小的灰点。他们以超光速的速度前进。

  在火箭船的二号氢气舱里,囚禁着那个水蓝色的小小星球。

  柯尔和奥索夫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这笔宝贵的财产。他们利用船上的反引力机,在二号氢气舱里造成无重力场,让小星球在里面自由地飘浮,象是囚在笼中的蓝色的蜂鸟。他们分析了小星球的大气层的成分,在舱里注入氧气、氮气、氢气、水蒸气、二氧化碳,让小星球上的生物不致窒息死亡。不仅如此,他们还在舱里装上氢气灯,当作小太阳。为了一千万元,他们确实是煞费苦心。

  他们还成功地养活了那些“尘埃”。那些“尘埃”或细菌,那些显微镜下的小黑点,居然有数百万活了下来。磁力起重机抓住小星球时,星球上面曾出现洪水、地震、暴风、火山爆发……在巴掌大的各块陆地上,天灾连续不断,毁灭了许多城市。不过,数百万小生灵仍然顽强地活了下来。

  回程比较顺利。他们用显微镜研究二号舱里的小生物,度过了不少愉快的时光。他们用精致的工具刮起一堆小生物,放在冰冷的玻璃片上,观察它们的行动。

  “这比跳蚤马戏班精采多了!”奥索夫常常幽默地笑着说。“看它们跑得多快!哈,每小时跑一厘米。它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,完全想不到竟会有我们这样的巨人。”

  “这是研究遗传学最好的资料,”柯尔另有见解。“他们比果蝇繁殖得还快。他们有自己的时间尺度。我们一小时可能等于他们的十年。想想看,这意义多么重大。科学家可以把癌症传给一整国的小生灵,然后把他们放在火柴盒一般的容器里,观察数百代的变化……如何传播病症,如何抗拒疾病,如何灭绝死亡!”

  “也许我们不该把他们全都卖给天文物理博物馆,”弗里尼深思着说。“我们可以办一个养殖场,把他们论千个去卖。一千块一百万个。他们每天能繁殖几百万,既不需饲物,也不需特别照料。你们说怎么样?”

  “每天从小世界刮一千块钱,”奥索夫拍着大腿说。“好极了。学校教学使用,可以卖他一百万个。军事家玩兵术游戏,就卖他一千万个。他们可以放一千万个在一个小地球上,看看热核大战的后果如何,”

  “也许可以训练他们操纵太空船的袖珍机械。可能比半导体电子仪器更灵敏、更便宜。”柯尔一边用放大镜观察小星球一边说。“看……他们正在重建城市。注意看,那些晶体的形状又变了。这些小东西的生命力真强。”

  “对了。”弗里尼又想出一个主意。“可以在女人的钻石耳坠里放上几千个,把钻石磨成放大镜片,这样既可以看见小东西在里面活动,建造城市……真妙。这首饰一定引人注目。”

  他们围着二号舱,越谈越高兴,好象他们都已经发了大财,金钱象流水般滚滚而来。他们决定开创一个新的企业:小世界关系企业。

  只有印第安人诺德安保持沉默,他注视着二号舱里浮游的蓝色小星球,看到小星球上各个城市里逐渐出现了新建的道路。他想象着小星球卜千万双眼睛望着四周没有星星的黑暗的虚空。他失去了食欲,他睡不着觉。他变得苍白憔悴,满面病容。

  “这印筑安人就是他妈的迷信:”奥索夫有时说。“老是在想那些细菌!他以为那些细菌也会讲话思考,其实只不过是细菌而已‘”

  “也许他们真的会讲话、会思考。”柯尔冷冷地说。

  “什么?”奥索夫犹豫地望着他。

  “是这样,”柯尔眼中闪射着光采,“这是最妙的地方。这是个地地道道的小人国。”

  他举起一只手,黑影罩在小星球的山川和城市上面。“真是个美丽的小世界!你说对不对2”

  “嗯……”奥索夫看到柯尔的手象巨鹰般盘旋在小世界上面。“不错,你说的很对。”

  诺德安躺在舱里的床上,听到了他们俩的笑声。他被可怕的梦魇所折磨,痛苦地呻吟着。

  “你们的船一定要彻底消毒!”检疫官冷冰冰地宣布。“你们知道,法律规定非常清楚,所有从太空回来的船,都要经过二十四小时摄氏一百度的高温消毒程序,以免带进来任何病菌。”

  “可是你没有听懂,”奥索夫大声说。“二号舱里装的是一个活生生的小星球!”

  “上面有生物,”柯尔补充说,“不过二千分之一厘米大小。非常独特的种族,对各种科学实验极为有用。”

  “小星球?”检疫官完全无动于衷。“你说的是那块矿物样品?”

  “不是矿物样品,是一个活生生的小世界!”弗里尼争辩说。“我们看见它绕着贝特宙斯星运转,上面有大气层、水、极光圈……什么都有。”

  他们站在巴拿马宇宙贸易公司的机场大楼里。远航归来的黑马号火箭船停在大楼前面,船身被流星和陨石撞击得破痕累累。技工正将巨大的热风吹管送进船舱,以便进行全面消毒。

  奥索夫、柯尔和弗里尼努力为幻想中的财富和“小世界关系企业”而奋斗,拼命和检疫官争辩。但检疫官根本不理会他们的解释。

  “随你们怎么说,什么小人国,什么一千元一百万个……我一概不管,”他轻轻敲着桌子上的检疫法规大全说。“我只是照章办事。我可不能让这些微生物混过去……太危险了。这是我的职责,诸位先生,这是我的职责呀。”

  他们一次又一次抗议,挥舞着手臂大声争辩。他们只顾与检疫官争吵,竟没有注意到救护车驰来把诺德安带走。

  诺德安被带定的时候,神志昏迷中还喃喃地念着“蓝天使”和“可怜的小世界”。

  电动热风机隆隆开动起来。热风一阵阵吹进黑马号船舱,一间间消毒。三名火箭船船员放弃了一切希望,沮丧地沉默下来。

  一切都已经晚了。检疫官合上检疫法规大全,看看他们,摇了摇头。典型的太空神经病……所有从外太空回来的船员,多少都会有些神经质。干机场检疫这工作,真不容易!

  这三个人走到火箭船二号船舱的舱房外面,倾听着里面的隆隆声响。里面的小世界是否正在发出听不见的哀鸣?城市焚毁了?海水沸腾了?

  “人真是愚蠢!”弗里尼从内心里感到悲叹。

  “一点儿不错,”奥索夫喃喃说,“我们差一点就赚了几百万……几百万呀!”他重复地说着,叹息不已。

  “对他们来说,我们如同神明。”柯尔的目光流露出渴望的神情。“结果呢……彻底消毒!”

  二十年以后,一位巴拿马宇宙贸易公司的职员在仓库里发现了一块陨石。他了解了一下,好象没有一个人对这块石头怀有兴趣。他知道太空船的船员常常把陨石带回来作为纪念。于是,他贿赂了船运工人,趁夜晚把这块陨石搬到了域外,放在他的家里。他把奇形怪状五彩斑烂的陨石打碎,用陨石碎片在后面小花园里筑了座假山。

  不久,山上长满了花草。他常常坐在后花园里,与妻子一起观赏假山石的美景。

  “想想看,”他常常这样说,“想想看……从几百光年的贝特宙斯星运了座假山,只花了我十元钱!”